17037004700
全部分类

《施南府志》卷之三十 杂志

杂记
方志之末,多有杂记,以旧闻轶事诸类未能尽收或野史稗官事迹,足资考证,故别而存之,亦补阙拾遗意也。旧志捃摭史志,涉于泛滥,今增损其半,较为简要云。志《杂志》而以《辨讹》附于末。
《尔雅·释兽》:魋,如小熊,窃[1]毛而黄。注:今建平山中有此兽,状如熊而小,毛麆浅赤黄色,俗呼为赤熊。即魋也。
巫山县在峡中亦壮县也,市井胜归峡二郡,隔江南陵山极高大,有路如线,盘屈至绝顶,谓之一百八盘,盖施州正路。黄鲁直诗云:“一百八盘携首上,至今归梦绕肠。”即此谓也。(陆游《入蜀记》)
黄山谷云:“予既作竹枝词,夜宿于歌罗驿,梦李白相见于山间,曰:‘予往谪夜郎,于此闻杜鹃,作竹枝词三叠,世传之否?’予细忆集中无中,有请三诵,乃得之:
一声望帝花片飞,万里明妃雪打围。
马上胡儿那解听,琵琶应道不如归。

竹竿披同蛇倒退,摩围山间猢狲愁。
杜鹃无血可续泪,何日金鸡赦九州。

命轻人鲊瓮头船,日瘦鬼门关外天。
北人堕泪南人笑,青壁无梯闻杜鹃。”
恩施县南三十里许,有幽僻,名白泥坡。明末绅士童大户庄也。庄丁童有福一日山行,见二白犬摇尾而前,状甚狰狞,异而逐之,入一洞。洞内有水,清且浅,犬涉水而过,有福亦随之往。不数武,出洞口,豁然开朗,烟村绣错,桑柘依稀,宛如桃源景物,心益异之,欲穷其迹。约里许有数老人饮树下,见有福,诘所自,以逐犬对。老人曰:是吾犬也。赐之食,有福食讫,纳所余于衣,及出视之,肉则木石,蔬则草也。归而告其主,同往访之,顽石荒草,茫然无迹矣。(《秋灯丛话》)
开元寺钟。唐开元中,清江郡叟牧于郡南田间,忽闻有异声自地中发,叟与牧童俱惊走。自是叟病,热甚。少愈,梦一丈夫青衣襦,顾谓叟曰:迁我于开元观。叟惊寤,及晓,偕其子往郡南,凿其地约丈余,得一钟,色青乃所梦丈夫衣色也。遂白郡守,移至开元观,日辰时不击自鸣,声极震响,清江人莫不惊叹。
恩施县红崖山高数百仞,峻岭崇崖,为全真栖游之所。顺治初,有蒋道士者入山访修炼地,忽见茂林修竹中,瓦屋数楹,白板朱扉,最为幽洁。履其室,空洞无物,惟数值壁题七言一绝,笔势飞舞,墨迹犹湿,诗曰:“顽石盘旋白玉松,枝头暗结紫芙蓉。青云有路终须到,红日光辉满太空。”蒋讽吟数遍,默识其处次。晨负笈至,竹树依然,两舍杳如,踏寻竟日,终不可得。又山中有巨杉,恒隐藏沙土内,传为千百年物居,人求之者,持锥刺土,嗅锥末有香气则掘得之,或负之不尽,表异其迹,异日往视,并表亦失之矣!(《宋志》)

[1] 窃:浅也。补充《尔雅·释兽》中的两条资料。一、甝(音舍),白虎。注,汉宣帝时,南郡获白虎,献其皮、骨、爪牙。二、虪,黑虎。注,晋永嘉四年,建平秭归县槛而得之,状如小虎而黑,毛深者为班。又,《增修施南府志》第2222页有《石虎》一文,谓石虎状如虪,可参见。

杜诗云“笼竹和烟滴露梢”,施地慈竹笋出与林济,箨全不解,一线弯弯如垂柳,如此两三月方解箨,次年始见枝叶。山深多雾,午时露犹滴同,未尝不叹诗人体物之工也。(《宋志》)
《湖北通志》载:施州漫水寨有木名普舍树。普舍华言风流也。覃氏祖于东门关,伐一异木,随流至郡,至那车复生根而活,四时开百种花,覃氏子孙歌舞其下,花乃自落,取而簪之。他姓往歌,花不复落,尤为异也。(《格物镜原》)
施南枚马洞有泉,每日流出五色圆石数枚,居民拾之,次晨亦然。又,野猪洞经水涨退时,流出八方水晶石,石现山水人物诸状,驼泉中亦有类此者。(《童志》)
杜诗云:“土俗坐男使女,立男当门户,女出入。”施地乡僻处皆然。男主家中,接宾客、饮酒、食肉而已。水耕火种,妇女任之。旧闻坎为北方卦,故田健于女,离为南方卦,故女健于男。健者常劳,弱者常逸,验之冀北、交趾皆然,今见一斑也。(《宋志》)
兽莫猛于虎,施南则有“一猪二熊三虎”之谣。猪有群有独,群者年未深,无大异;独者经年既久,无可群而群,亦莫敢近也。合抱木啮如朽,大石喙触之,立碎。虎豹见之,咸避之,莫敢斗者。(《宋志》)
赵姑者,施南崇宁里民女也,及笄未字,饷父于田,渴而饮于溪,久不返。父觅不得,惟见饮处插金钗一股,拔之不起。夜见梦于父,曰:“儿为龙摄去,不能生还,明年豫于溪内插篱置笱,春雨雷鸣,得鱼必伙。即以为甘旨之供。”父如言,岁颇获利,以此毕余生焉。村人以香楮往祝者,亦必得鱼,至今相沿,为赵姑鱼。而所插金钗,化为铁柱云(《童志》)

恩施县龙洞山,在城东七里,山半有洞,高广丈余,洞口水盈清浅,内则渊深不测,相传屡龙窟也。洞有潮,子午时至,其未至之先,有声如雷,俄雾气迷蒙,自洞中出,而洞口水腾涌,若鼎沸,如是者三,潮即喷激上射,高可数尺,迅折而下,匹练飞空,势若倒海,呯湃之声,震溢山谷。食顷,始退落如初。岁旱,守令祈雨必焚疏通诚往祭,侯潮至以瓶取水驰归,雨立降。不诚,则潮不至。
殷太公,卫旗军,性长厚而妇极贪鄙。公外出,有买谷数石者,妇量与之矣。公归,佯曰:“家有秕谷,何不石搀之二三升乎?”妇曰:“已经搀若干矣。”公默计其数补买者,曰:“代昨日茶。”盖覆妻之短也。其夜梦神授以二纱帽,曰:“以旌善人后。”妻生子之盘,妾生子之铭,俱以岁贡,先后任主薄,书香不绝。(以上《童志》)
明时蔡姓者,卫富绅也,吝而刻。家里有余米,一宿用水渍之,以鬻于人。一日雷雨大作,掣蔡跪庭中,书其背作“米中用水”四字,而皆阙其中竖。雷殷殷宅旁木上,其火如线,宅中而不然。越二日,有狂生候蔡,见其字曰:“非符非字,何以服人?”雷复震,视蔡背,则中添长直,始识其字。逾年死,子孙亦不振,其田园宅舍皆化为乌有矣!(《童志》)
施黔州多白花蛇,螫人必死,县中板簿多退丁者,非蛇伤则虎伤之也。州连蛮獠,三月草长,蛇盛则防戍,至九月草衰,蛇向蛰则又防秋矣。居民造毒药,取蛇倒悬之,刺其鼻下,以器盛其血,第一滴用以毒人,立死,故只取第二、第三、第四者,毒血一滴以面和,作四丸,中此毒者,先吐血,须臾五脏壅满溃烂。李纯之少监云:“惟朱砂膏可治此毒。”纯之以药救人无数,仍刻其,以示土民。(《谈宛》)
人山岭,在老熊坡下,坡上望之,峰与坡齐,过至一二十里,则坡隐不见,一峰特耸如人形。叛民向龙祖冢向焉。相近戎角村卷洞寨内有石类妇人,出廖氏女,亦材武。向龙娶焉。成化间,向廖二姓相比以叛,剽掠巫建等县,屡勤王师,戎角前据板龙尾斑鸠,崖下有清江,后有容美万山之阻,中多良田广囿,故官军至,即保老鹰、卷洞等寨。人山,后小溪前清江,周围险固难夺。正德五年,指挥童昶奉檄破之,擒首恶数十人,追出被掳户口,余党抚顺。童昶精地理,知人山作祟,穴生死妖,乃移向氏老熊坡祖冢,凿人山脑,复至卷洞寨,凿其石人。山凿,雷复震之,尤见天人感兴焉。

向述,河内郡人,为汉景帝驸马。时巴蛮攻劫,帝以王镇秭归,元妃公主刘氏、次妃许氏;王之健将,则许氏兄弟也。王在镇,安攘有功,教养有法,得楚蜀人心,生子十六,分十子入衡阳,六子入川,聚桥头分遗,破釜,命各执一片,世守为信。王卒,葬秭归□竹沱。东晋桓诞自立为施王,后以沔北降魏,施为向氏所据。王显灵于大宋,为归民驱疫,民上状,遂封建庙,赐额。蛮人畏疫,故自归而上达于施州,多有不祀其先而祀所谓向王者。
许环没之明年,有卫绅张姓者,夜梦勾见本卫城隍,则巍然,上坐得,许也。怒数张曰:“尔以明经出仕,读圣贤书,枉致人死,可乎?”命鬼卒以刀插两耳。张以同窗故,再三恳,令去其右,喝之出,则见左廊梁上有铁钩钩背而悬之者,亦卫绅张姓,亦明经出仕,皆许之窗友也。梦醒骇然,逾月而左耳后病疽溃至颈,久而垂危。所梦钩背者,犹无恙也。一日来视而疾作,疽发背,二张相继而亡。
虾蟆石在东门渡口水中,见则有灾眚。
方洞峡口有一方洞,无路可达,只可北岸对望其中有板,或露或隐,或整齐或参差。每见则附近居民多不吉祥。
虾蟆池在卫城南一百二十里,池中多虾蟆,方春水生,辄跳掷岸上后渠生爪,前趾变翼,随众禽飞去,变未成者,土人常得于雀网中。(以上《童志》)
土产香楠,而民不知蓄,陈者绝少;少产茶,而民拙于焙,香者绝少;产五加皮,以浸酒,香美有殊效,而民尚桂花酒。三者皆恨事,附志之。(《宋志》)

俗以典糵和杂粮于坛中,久之成酒。饮时开坛沃以沸汤,置竹管于其中,曰“咂筸”。先以一人吸咂筸,曰“开坛”。然后彼此轮吸。初吸时味甚浓厚,频添沸汤,则味亦渐淡,盖蜀中酿酒法也。铅山蒋心余太史《忠雅堂集》有《咂酒》诗[1],可谓曲尽其妙。附载于此:
地炉暖深瓮,酒香生座隅。
缓火蒸触触,觱发看浮蛆。
截竹为留犁,露颈没其趺。
主客次第尝,吸之咽徐徐。
中通风过箫,暗引乐出虚。
注泉便作醴,仙酿逡巡如。
瓮面白水添,瓮底醇醪储。
贯糟出沈齐,气体成须臾。
枳橘性则一,泾渭源岂殊。
神丹变兼金,黄芽转河车。
物理可旁悟,速化然非欤?
再拜求酿法,《酒经》愿笺疏。
粳稻谷梁稷,皆可曲糵俱。
和以众露香,欲点塞上酥。
百花归蜂衙,五金同一炉。
至味咂乃出,浅尝得其粗。
蜀有云安春,复有郫筒酤。
可惜少陵翁,取醉徒咨且。
东坡不解饮,真一堪胡卢。
胡啖道士蜜,宁发调水符。
浙人尚越酿,六载糟邱居。
今夕换别肠,沈湎不愿余。
只疑虹首垂,又疑斗柄  。
底须吸西江,欲续无功书。
久出醉翁门,才识涪溪醹。
彭宣釂侯芭,是皆圣人徒。

[1] 《施州古韵》选有何学青《咂酒》诗二首(155页)、毛峻德《咂酒》诗一首(127页),可参见。(原诗俱载于《鹤峰州志》)。

祥眚

太宗太平兴国元年五月,施州麦秀两岐。
端拱元年秋七月,施州卫鼓角池边生嘉莲。
二年七月,施州虸蚄虫生,害稼。
真宗大中祥符七年九月,施州禾一茎九穗至十二穗。
仁宗嘉祐六年八月,施州歌罗寨生芝四本。
英宗治平元年,施州大水。
哲宗元祜二年正月,白虹贯日。
元符元年八月,施州李木连理。
高宗绍兴二十三年八月,施州大风雨。
三十一年八月,建始大水,漂民舍死者甚众。
孝宗淳熙三年冬,施州大饥。(以上并见《宋史·五行志》)
 

永乐初,施州地大震,苗蛮七十余处随相攻害。
宏治三年春二月,施州石信村山崩,有大石二,类人形,卓立路傍,距五里,清江南岸山裂,大石塞江,水遂壅为滩。
十八年,施州大水。
正德十二年夏,施州大水,坏城,漂民居马栏寺,山裂。(以上并见《湖广通志》)
十二年七月,龙马村柿树僵仆,三年忽有声如雷,自起卓立,复生枝叶。(《王志》)
 
国朝
康熙二十二年,施州虫,二十四年雨雹。
乾隆十九年秋,大熟。
四十四年,清江水溢。(以上并见旧志)
嘉庆三年,恩施、咸丰、利川、建始并有年[1]
五年,恩施麦有秋,秋,恩施、建始有年。
六年,宣恩麦有秋,秋,恩施有年。
十四年四月十六日,恩施县西乡燕子岩山崩四里许,压民韩姓宅、张姓宅,毙男女共二十一口,县令张家檙哀以诗。[2]

[1] 有年:丰收之年,五谷皆熟。
[2] 据《增修施南府志》清中后期祥眚资料如下:
恩施县
嘉庆二十四年大疫。
道光元年大饥,民采蕨食。
三年六月,朔日食既(众星现)
六年春二月二十八日申刻有星如月,自南流西有声。
七年夏淫雨,麦未获生芽。
十年,淫雨伤稼,饥。
十一年夏,豺食人。

十二冬,大雪深三尺,积月不消。
十三年秋,螟螣害稼,饥。
十四年夏四月,豺食人。
十五年夏旱。
十七年夏七月,郡城嘉莲池莲花并蒂。
十八年秋七月,清江水溢。
七月十一日,下塘坝稻地忽作裂帛声,居民尽移他处。越三日,山崩。
来凤县
咸丰六年夏五月初六日辰时,地大震,屋瓦皆动。
夏五月,夜空有光如长虹,曳尾而行,从西而来,悉率有声。
同治元年夏,民间讹言有剪辫并妇人乳等怪,月余亦无他异。
咸丰县
咸丰六年夏五月地大震,大路坝山崩,由悔家湾、板桥溪抵蛇盘溪三十余里,皆成湖壅,毙居民以数百计,以李氏最多。
九年四月,龙坪大水,漂没集场民舍。
利川县
顺治六年,邑大饥。
乾隆四十三年,久旱不雨,大饥。
(以上只是节录,可参见《增修施南府志》204页)

辨讹
《旧志》:“魏咸熙二年,施州灵龟产于龟溪。”考《魏志》:“元帝咸巸二年春二月甲辰,朐忍县获灵龟以献。”按,朐忍属蜀郡,故城在今夔州府云阳县西,非施州界,且三国时无施州名。《旧志》殊失考。
《旧志》载:此地唐为业州、珍州、鹤州、费州。按《唐书·地理志》:施州、清化郡,本清江郡。天宝元年改为县,一清江,一建始。隋义宁元年置开夷,武德元年省入清江,义宁二年,置业州,贞观八年属建始,此则业州之隶清化郡也。至蒋州,龙溪郡,本舞州,长安四年以沅州之夜郎、渭溪二县置,开元十三年以武、舞声相近,更名鹤州,大画五年更名蒋州,领县三:峨山、梓姜、渭溪。此鹤州之隶龙溪郡,不隶清江郡也。费州,涪州郡,贞观四年析思州之涪州、扶县置县四:涪州、扶阳、多田、城乐。此费州之隶涪州郡,不隶清江郡也。贞观十六,开山峒置珍州并置夜郎、郦皋、乐源三县,后为夜郎郡。元和二年废县,皆来属,珍州之隶溱州,溱溪县不隶清江郡也。
杜甫《寄裴施州》诗,黄鹤以为裴冕,朱鹤龄力辨其非,以是诗为大历二年冬月所作,引公《移居东屯》诗,及史所载大史二年二月左仆射裴冕置宴于子仪之第为证。援据甚辨,但裴冕贬施州刺史,《唐书·本传》记载甚明,岂可因诗未注名,遂谓非其人乎?又《唐书·陈元振传》亦云“冕贬施州”,则黄鹤断以为冕,未可云误。
《旧志》载巴蔓子、尹珍于《人物》。考《明一统志》,未载二人。巴蔓子为巴子国臣,在重庆府,以施郡都亭山有巴蔓子墓,故收入《人物》。至尹珍为母敛人,在今遵义府,乃汉武平夜的置牂牁郡属县也,与施无涉。
谨按《明一统志》,施州在春秋为巴国界,何必巴蔓子之不为施人?况都亭既载其墓,而不载其人于《人物》,义亦未安。
《旧志》载赵君复于《选举》,赵国珍、田康于《人物》。考《唐书·南蛮列传》:开元中,牂牁酋长谢元齐之孙嘉艺袭官,封其后赵氏为酋长,二十五赵君道来朝,其裔赵国珍有方略,授黔中都督,屡败南诏,护五溪十余余年,终工部尚书。又赵氏世为酋长,夷子渠帅姓季氏,与西赵皆南蛮别种,胜兵各万人,自古未尝通中国。黔州豪帅田康讽之。贞观中皆遣使入朝。按三人皆南蛮,世袭酋长,非施州人。《旧志》误载,致《通志》亦相沿而误,宜删去。

《旧志》载杜甫于流寓。考《唐书》本传及《杜集》《年谱》,实未至此。
《旧志》载郑虔于流寓,以杜甫有《郑施州归》诗,遂以郑典设为虔也。按《唐书·百官志》:典设为东宫官。考郑虔本传,未尝为此官。杜所赠诗者,自别有一人,未可以虔实之也。
按,《旧志》载杜甫、郑虔于流寓,相承已久,或别有所据。今《李志》以《唐书·列传》未载,遂并去之,然明邹公维琏谪戍施州,本传亦未载。而邹公在施遗迹甚多,未可谓其未至施也。史之缺略者多矣!其轶时见于他说,与其过而去之,不如过而存之。少陵《赠郑典设自施州归》诗未【末】[1]云:“我有平肩舆,前途犹准的。翩翩入鸟道,庶免蹉跌厄。”《旧志》载入流寓,盖因此也。今仍旧载入。
《旧志》载施王屯云:“桓元子诞窜蛮中,自称施王。”考《晋书》桓元[2]诛后,桓氏遂灭,亦不载诞为元子。此当删去。
按,《魏书》:“太阳蛮酋桓诞,遣使内属,高祖嘉之,拜征南将军、东荆州刺史、襄阳王,听自选郡县。诞字天生,桓元之子也。初,元奔至枚回洲被杀,诞时年数岁。流窜太阳蛮中,遂习其俗。及长多智谋,为群蛮所归。诞既内属,治于郎陵。卒,谥刚。子晕袭爵,弟叔兴拜南荆州刺史。正光中,南叛二荆州、西郢蛮大扰。据此,则诞乃元子,荆州蛮亦其所统,施王屯之名,殆始于此欤。
《旧志》载董铖于《职官》。考《宋史》熊本经制淯井事,蛮酋田现等内附,夔路转运使判官董铖副使孙珪知施州,寇平,皆以招纳功被赏,是董铖为夔路转运使判官,非施州职员也,如何载入《职官》乎?
按,《宋史》云“判官董铖、副使孙珪知施州”,是言二人知施州也,寇平,皆以招纳功被赏,是言蛮寇平,二人皆被赏也。考各史,言某官知某州及某事某寇平者,非一“寇平”,不必为人姓名也。今《李志》不载董、孙二人于《职官》,而以“寇平”为人姓名,载入《职官》。考《宋史》及《统志》,俱不载“寇平”,知其非人姓名也。且《李志》以夔路转运丁谓、知夔州林栗列《名宦》内,而不载董、孙二人于《职官》,又何谓也?丁谓为宋巨奸,林栗倡禁道学,岂可厕之宫墙,使滥膺俎豆乎?今于《名宦》内去丁谓、林栗,于《职官志》内去寇平,仍列董铖、孙珪焉。
《旧志》以沙渠作施州。按,沈约《宋书·州郡志》:“吴孙休,永安三年分宜都县,置建平郡,领信陵、兴山、秭归、沙渠四县。晋亦有建平郡。太平元年,吴平,并合。永初(宋武帝年号),郡国有南陵、建始、信陵、兴山、永新、永宁、平乐七县。按,《太康地{理}[3]志》无南陵、永新、永宁、平乐、新乡五县,疑是东晋所立;信陵、兴山、沙渠吴所立。建始,晋初所立也。领县七:巫、秭归、归乡(《太康地{理}志》秭归有归乡,故夔子国)、北井、泰昌、沙渠、新乡。”此《宋书》所载也。今按巫即今巫山县,秭归即今归州,归乡亦在归州,北井即今夔州,大宁县,后周省入太昌,按晋太昌,后周改大昌,大昌亦即今夔州大宁县,惟沙渠、新乡不详所在。考《水经注》:[宕]渠[水]出南巴岭,流迳宕渠县,谓之宕渠水。汉有宕渠县。《明一统志》:渠县本汉宕渠县地,俱在今四川顺庆府之南充、蓬州、营山、广安、渠县、大竹、兵池等地界。有渠县而无沙渠之名,以愚考:四川顺天府东与夔州府梁山县连界,建平与夔州府连界,建平沙渠既无明文可考,大抵不离顺庆府所属州县等界者近是。且《宋书》云:“沙渠:《晋起居注》:太康元年立。按沙渠是吴建平郡所领,吴平不应方立,未详。是《宋书》不特未据《太康地{理}志》注明沙渠所属并所立,亦且不详。《旧志》谓即施州,何所考据而云然?

[1] “未”当为“末”。
[2] 桓元,即桓玄。
[3] “理”字衍。以二处下同。

谨按:《旧志》以沙渠作施州地,原非无据。李氏宗汾杂引史志,力辨其非,且援《水经注》“[宕]渠[水]出南巴岭,流迳宕渠县,谓之宕渠水”,遂欲以四川顺庆府之渠县为沙渠地,谓沙渠属建平,与夔州府连界,顺庆与夔之梁山连界,沙渠既无明文可考,大抵不离顺庆府所属州县等界者近是。此臆说也。今即《宋书·州郡志》考之,吴孙休,永安三年分宜都,置建平郡,领信陵、兴山、秭归、沙渠四县。沙渠既隶建平,分宜都地置,则沙渠必近宜都可知。且与秭归诸县同隶建平,则沙渠必与秭归诸县相连可知。今施东接宜都,东北接归州、兴山,其为沙渠,固已确然可信,何至越夔至顺,割一渠县来属之理?且尤可据者,则在夷水(即今清江),《水经注》:“夷水又东迳建平、沙渠县,县有巫城,南岸山道五百里,其水历县东出焉。又夷水自沙渠入佷山县(佷山,汉属武陵,故城在今长阳县西),又东迳佷山县故城南,又东北迳夷道县北,又东径夷都县北,东入江。”沙渠为夷水所经,下流入佷山、宜都,则即夷水以定县,沙渠之为施不大彰明较著乎?安得谓无明文可证,而牵一不相联属之渠水,且以一字偶同之渠县当之?真不足资一噱矣!
《旧志》载成汭于《名宦》,因《唐书》本传有“请立庙,以祠”之文,更不详考本末。今考本传则知汭本盗贼,因时多故,窃据归、施,其救鄂州,则党朱全忠而抗王师,至于兵败身死,遂失施州。本无功德于施,不得入《名宦》,详《兵事志》。
《旧志》载伍思志于《名宦》。考《宋史》系伍思智。又增其文云:以拒元兵,竟复夔州。今节录《宋史》入《兵事志》。
按《恩施县志》载东坡《铁沟行赠乔太博》一诗,查初白补注云:“铁沟水原出烽火山,流经诸城县东北,一十五里入潍水。见陈圻《山东志》。今阑入施州,非也。”然《明一统志》亦载铁沟水在卫城东,则承讹已久矣。
《南史》:“解叔谦母有疾,夜于廷中稽桑祈福,闻空中语云:‘此病得丁公藤为酒,便瘥。’即访医及《本草注》,皆无识者。乃求访至宜都郡,遥见山中一老公伐木,问其所用,答曰:‘此丁公藤,疗风尤验。’叔谦便拜伏,流涕具言来意。此公怆然,以四段与之,并示以渍酒法。叔谦受之,顾视此人不复知处。依法为酒,母病即瘥。”按:《东医宝鉴·汤液篇》云:‘性温,味辛,无毒,主风,补血衰者,是其验也。’一名南藤,茎如马鞭,有节,紫褐色,叶如杏叶而尖,今利川县小溪河猴子崖有之。
 
《施南府志》卷之三十终

抱歉,评论已关闭!